{站长验证代码}
当前位置: 外汇交易网 > 外汇在线交易> 正文

高橋 聖子

高橋 聖子


高扬虽然看到陈秀琴的身子心里很激动,但是他到现在还是没有弄清楚这女人到底是哪里不舒服,这个问题要是搞不清楚,他这心里根本没底(豁达大度)。


    陈秀琴一听,面露难色,语气竟然有了一丝丝哀求的意思,“小扬,婶子也想站起来啊,但是一动身子那地儿就疼的很,你还是想想办法赶紧给婶子弄出来吧?”  听陈秀琴这么一说,高扬抓住了几个关键词,那地儿,疼,弄出来。


    高扬虽然身体孱弱,但是脑子却是很好使,从这三个关键词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丝线索。


    难道说琴婶儿把什么东西弄进去了?  想到这里,高扬低头看了一眼,但是因为之前琴婶儿用力抓着小被子,以至于他仅仅只是掀开了一角。


    “琴婶儿,你放心,张半仙都跟我说了,我肯定能帮你弄好。


  ”  高扬这话说完,陈秀琴又看了他一眼,然后两只手这才缓缓松开,“小扬,虽然张半仙跟你说过了,但是有句话我还是要跟你重复一遍,这件事,你不要对任何人说,给我烂在肚子里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  陈秀琴说着,眼神中露出一股子凶悍,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平日里那个蛮横霸道的村文书老婆。


    高扬连忙点头,陈秀琴的这句话让他再度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,这娘们估计是用什么东西自己捣鼓自己,然后弄在里面出不来了。


  那是半截已经被削了皮而且失去水分的老黄瓜,高扬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
  “那小扬,你可悠着点……”陈秀琴一想到自己做出来的荒唐事,她这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。


  张半仙那个老东西,骗老娘说城里人都用这玩意,好使得很,等小扬帮老娘弄出来,我回头就要这老东西好看!虽然说已经经历过人事,而且小孩都已经很大了,但是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,特别是自己的晚辈面前,陈秀琴脸颊滚烫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
  这事儿她可不敢让别人知道,这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,恐怕要笑话自己一辈子。


  高扬伸手捏住被子,缓缓的掀开,他强忍住内心的冲动,虽然说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女人的身体,但是陈秀琴可是村文书的女人,是有身份的女人,看她的身体跟看自己表舅妈的身体,那感觉肯定不一样。


  一想到这里,高扬立马就有了反应。


  陈秀琴的个子不算高,最多也就一米六,但是因为嫁了个好老公,根本就不用下地干活,这皮肤不仅白皙还有光泽,村里那些村妇根本不能比。


  高扬越想,自己那地儿就越难受,好像要炸开了一样。


  不过完全掀开被子之后,高扬有些傻了眼,只见陈秀琴用手捂着上面,而且下面还穿着一件黑色小裤,女人最有魅力的地方都被遮住了。


  你爷爷的,这是在逗我吗?这不是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吗?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是嘴上高扬可不敢让陈秀琴把手拿开,但是他很快就有了更好的办法。


  “琴婶儿,你让我帮忙,但是这隔着裤子咋弄,我看不见摸不着啊……”高扬本想让陈秀琴先把小裤脱了,但是没有想到的是,这陈秀琴突然递过来一块黑布条。


  “小扬,把眼睛蒙上,快点,要不然等会儿我家那口子就回来了。


  ”“琴婶儿,我怕蒙住眼睛误事啊,我又看不见……”“咋那么多废话呢,让你蒙你赶紧蒙!”陈秀琴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。


  面对突然脸色一变的陈秀琴,高扬只好乖乖蒙上了眼睛,但是他可没有服软。


  你爷爷的,要我帮忙还吆五喝六的,你给我等着!高扬一想起村文书这一家在村上都是飞扬跋扈的主,这心里不由的生出一股子为民除害的念头,反正陈秀琴这事她也不敢传出去,那我就好好陪她玩玩!蒙上眼睛之后,高扬眼前一片漆黑,他只感受到有一只柔软的手抓住了自己,然后把自己的手带了过去。


  “感觉到了没?”耳边传来陈秀琴平淡的声音。


  “没有,琴婶儿,要不然你让我把……”高扬本来想说让陈秀琴把蒙住自己眼睛的布条拿开,但是这话还没有说完,手指就感觉到一股异样。


  原来,这就是女人啊,真他妈的舒服!这要是……可不得舒服上天了?怪不得村里人都说,男人就算是死女人的肚皮上,也是值得的。


  越想,高扬越是恩按耐不住。


  感觉到了。


  高扬这时候感觉到一个东西,他知道肯定是那饱受折磨的老黄瓜。


  “就是这个,快弄出来……”陈秀琴也感受到身体那东西动了一下,不由的轻哼一声。


  这一声哼,让猝不及防的高扬浑身一颤,他立马又重复了刚刚的动作。


  就那么几下子,陈秀琴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
  “小扬,你干嘛?赶紧住手,别弄了……”陈秀琴哪里想到高扬这小子的心思那么坏,完全不管自己受得了受不了,就这么折腾。


  “琴婶儿,咋了,是不是弄疼你了,我也看不见,对不住了。


  ”高扬此时虽然看不见,但是他用脑子去想也能想象现在陈秀琴那娇羞的样子,越是这样想,他就越是激动,手上的幅度更是加大了几分。


  高扬不知道他这是差点要了陈秀琴的亲命。


  “啊!”陈秀琴终于忍不住,痛的叫出声来。


  高扬来不及兴奋,手就被陈秀琴死死的扣住了。


  就在这时候,门外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“妈,你怎么了?”张秀秀的声音让在场的两人都屏住了呼吸,陈秀琴刮了高扬一眼,然后把他的手甩开,这才对门外应了一声,“妈没事,一会儿就好了。


  ”应付完张秀秀之后,陈秀琴又把手伸下去。


  做完这些陈秀琴穿好衣服,然后把蒙在高扬眼睛上的布条取了下来。


  “你小子胆子大的很啊,居然敢玩老娘,说,是不是张半仙让你这么做的!”看着此时脸色阴沉的陈秀琴,高扬当即就蒙了,他没有想到这女人脸色居然变得这么快,刚刚还舒服的直哼哼现在却突然倒打一耙。


  “琴婶儿,你说什么?刚刚,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去办的。


  ”高扬虽然装出一副很无辜而且很惧怕陈秀琴的样子,但是心里面倒是暗爽,我就是胆子大,怎么了,只能让你们在村上吆五喝六,难道就不能让小爷我也舒服舒服?虽然惧怕陈秀琴,但是这种事情,他吃定陈秀琴不敢说,所以胆子也就大了起来。


  在他表舅陈建民的眼里,甚至于在所有村民的眼里,高扬就是那种谁都可以欺负的主,但是没有人知道,其实在高扬的心里,其实也是隐藏着一股血性。


  而这种血性,即使面对村里最蛮横的陈秀琴,他也要爆发出来。


  陈秀琴在村上那是蛮横惯了,还没有人敢在她身上占过便宜,这高扬是第一个,而且还是一个占了便宜还卖乖的主。


  这种事情,以陈秀琴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忍,她一把揪住了高扬的耳朵,然后提起来就要去找张半仙问问,给自己找这么一个瘦竹竿过来,是不是存心想气自己。


  高扬也没有想到陈秀琴真的就动手了,但是陈秀琴毕竟是个女人,力气有限,高扬一下子就挣脱开了。


  “反了你了……”陈秀琴没有想到高扬居然还敢还手,刚想发作,突然视线就停在了高扬的那地儿。


  高扬洗的发白的短裤,此时好似一座山一样,显得尤为壮观。


   林嘉怡想起了以前小学的时候听到隔壁房间自己爸妈的动静,当下便摇了摇头,小小声的和王小帅说道:“在这里肯定不行的。


  ”其实王小帅已经有些被冲昏头脑了,满脑的都是林嘉怡的假妈妈妙妙,反而是林嘉怡在他面前其实诱惑力并不算是很大,要什么没什么,只有这身皮肤不错,看起来光滑细腻罢了。


  但丢了一个西瓜还是得捡一个芝麻,不然他现在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,而且还涨的难受,于是他哄骗林嘉怡说道:“宝贝儿,要不你给我弄一弄?”王小帅也在女人堆里面摸爬滚打过很长一段时间,所以心知肚明,特别像是林嘉怡这样的女人,花了他不少的钱,而且逢年过节给的礼物还有红包都让林嘉怡虚荣心大涨,她是千万不敢得罪他的,只要稍微逼迫一下,林嘉怡绝对就会就范。


  “可是我…我不会啊……”林嘉怡紧张地眨吧了一下眼睛,她的手还覆盖在王小帅的裤子上没办法挪开,感受到手心下的温度,以前跟宿舍里面的人看到的那一些小电影当下便涌入了脑中,她心中不知为何,竟燃起了一阵悸动,身下也觉得有些空虚难耐……王小帅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,当下便乘胜追击说:“没事,你随便弄一弄就好,帮我疏解一下。


  ”王小帅看着她,他们两个人交往到了现在仅限于牵一下手,还有亲一下抱一下,其他的啥事都没有做,更别说是这样的要求了。


  林嘉怡听见了之后连忙摇头,一张脸红了一片,虽然没有做过那些事情,但之前王小帅也时常会把她的小手盖在他上面,跟她说自己有多难受,暗示的意思明显,但是她都严词拒绝了。


  而王小帅也知道,像现在的大学生,其实还需要循序渐进的,她们虽然物质,但心中还向往着爱情,所以他基本上都不会怎么去要求她,也不会强迫,因为他也知道放长线才能够钓大鱼。


  而且林嘉怡这样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比较平凡,能够有那么奢侈的生活,也是拜他这个金主所赐,若是他们两个人分手了,那她现在一切的包装都会化作泡影,所以平时和他相处起来多多少少会带着那么一点讨好。


  “可是我现在太难受了,我不能这样子出去见你爸爸妈妈吧?而且我也不好去卫生间那里…”王小帅这一次是觉得自己刚到手的鸭子又飞了,心里面非常的不舒服,对林嘉怡的语气也有了一点不耐烦,不过林嘉怡这个小丫头听不出来。


  其实王小帅哀求过那么多次,林嘉怡心中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点动摇了,这会儿更是觉得是自己的原因才会让男朋友难受成这个样子的,于是犹豫了再三之后她竟然点了头。


  “真的吗?”王小帅知道这样的女孩子逼迫一下马上就会就范,但他并不想给林嘉怡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
  于是王小帅沉下了一双眼睛来,颇有些为难的说: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那还是算了,我也不应该强迫你的。


  ”见王小帅这样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,林嘉怡也觉得自己那么多次的推脱都成了负罪,当下立刻摇头说自己并不是被逼迫的,而是自愿的。


  看着王小帅那么难受,她觉得自己也很有一些责任,于是自愿的蹲了下来。


  王小帅心里面暗笑,果然女人就是好骗,头脑比较简单,多说几句软话就就范了,特别像是这么个在学校里面没有出过社会的女孩子。


  林嘉怡蹲下来之后,王小帅还摸了一下林嘉怡的头,并且一脸为难的对她说:“我本来不想和你进展那么快的,因为我担心你会觉得我是轻浮的人,但是你也知道男人在这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住,对不起,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那就不做了。


  ”王小帅再一次贴心的询问,林嘉怡听了之后脑袋摇的就像拨浪鼓一样,同时心中越发的愧疚,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,对她也彬彬有礼,不过只是提出了一点要求罢了,她之前一直都没有答应,现在还拒绝的话,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吧?这一招欲擒故纵,王小帅用的十分的巧妙,看见林嘉怡一脸坚定的样子,王小帅就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绝对是上钩了,于是装作一副非常自责的模样,把自己的裤拉链给拉开,里面一下子弹了出来,打在了林嘉怡的脸上。


  林嘉怡看了之后眼睛都睁大了,她惊呼了一声,小脸蛋迅速的红了一片,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,这和在电影里面看到的简直就是一样的,而且这个还要可怕…“是不是吓到你了宝贝?”王小帅小心翼翼的问道,林嘉怡摇了摇头,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,其实王小帅并不是自己第一个男朋友,她也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,也品尝过这方面的滋味。


  不过那些都是年轻的男孩子,所以对于这一方面没有太能够给林嘉怡太多的快乐,而林嘉怡只觉得有些索然无味,所以很快的就分手了。


  当时她还想着再次交往就希望找一个更成熟一些的,能够把她当成女儿来疼的男人,那样的男人成熟又有阅历,那方面应该也很有技巧……“宝贝,你张大嘴,像吃糖一样就行了。


  ”王小帅慢慢的引诱着林嘉怡,林嘉怡听了之后乖巧地点了点头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张大了嘴巴,那一刻,她能够感觉到一点味,但是其他的味道就没有了,进去之后适应了一下,林嘉怡在自己的樱桃小口之中活动,那种感觉让林嘉怡心中有些荡漾,她蹲下来的姿势慢慢改变了,一点不自觉的把自己给翘高。


  在林嘉怡的口中活动,并且越来越坚,林嘉怡突然想着,如果这穿刺到自己,让自己包裹住,也像现在一样的话……一想到这里,她就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发痒了,她不自觉挪动了一下,随后便感觉到淌了出来。


  感觉到空虚,林嘉怡顿时春情泛滥,更加卖力。


  她一边弄着一边想象着自己在王小帅的身上,摇晃着腰肢,把那没进,感觉到那在自己的里面,最后出来,林嘉怡当下便觉得心驰神往,她双眼迷离,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……王小帅看见林嘉怡那副模样,心里面也觉得十分的躁动,真想现在就把林嘉怡压在身下,狠狠的大战三百回合!想到此,他当下便忍不住伸手探入到了林嘉怡的胸前,另一只手扣住了林嘉怡的后脑勺,不断的送到她的口腔。


  王小帅的动作太猛,林嘉怡有些不太适应,当下想要干呕起来,王小帅自己虽然正舒服着,但也在注意着林嘉怡的情况,察觉到了林嘉怡好像不太适应,于是立刻撤了出来,尽管现在很难受,但是他还是分外关心的问道:“是不是让你不舒服了,那我不做了。


  ”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,让人听着好像他受了委屈似的。


  林嘉怡听见王小帅这么关切的问话,他自己都那么难受了,还在顾及她的感受,心中顿时燃起了一阵阵的暖流,觉得这个男人确实是可以托付终生的。


  于是她赶紧的摇了摇头擦了一下嘴边,又继续,很快王小帅便感觉自己好像渐入佳境了。


  他一边想着在外面厨房忙活的妙妙,一面又不断的到妙妙女儿的口中,一想到这一些就觉得十分刺激,随后不多久他就出来了。


  其实这个时候林嘉怡的嘴巴已经非常的酸了,刚才还在想着这个男人怎么那么持久,为什么还没有出来,这会儿竟然装了她一嘴。


  她有些茫然地抬头,王小帅赶紧从旁边拿了纸巾递过去给她,让她把嘴巴擦干净,林嘉怡点了点头。


  而他自己也抽出了几张纸将自己擦了,接着塞回裤子里去,套好裤子之后觉得神清气闲,但心里还是有点失望,毕竟没有真弄上一场,所以还是有些不太满足。


  不过至少尝到了一点甜头,也总比好过没有。


  王小帅起来之后把林嘉怡从地上扶了起来,拍了拍她的膝盖,还有摸了一下林嘉怡的脸蛋,把人抱在了怀中,亲了一口额头说:“辛苦你了宝贝儿,我是不是特别混蛋?你觉得我很好色吧?”林嘉怡连忙摇头,其实刚才她自己也有非常强烈的感觉,差一点就想这样顺水推舟和王小帅弄了,可一想到这是在家里面,而自己的爸爸妈妈还在外面,她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声,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东西,还好自己忍下来了,否则两个人真的要做的话,她肯定会舒服的叫出声来吧?“宝贝,我真的是很对不起你,在你家里面对你做这样的事情,这样吧,你前些日子不是又看上了哪一款口红吗?等今天晚上吃完饭之后,我给你发个小红包,你去买个礼物慰问一下自己,我刚才的行为肯定把你给吓到了,真的是太对不起你了。


  ”王小帅说完这一句话,林嘉怡顿时觉得自己非常的幸福,毕竟她想要礼物张口就行了,而且这个男人还都惦记着自己说过的话,一看就是个好男人!她们宿舍里面的小姐妹想去问自己的男朋友要一个礼物,就跟挤牙膏一样,每次都是气急败坏的,而她有一个出手大方的男朋友,逢年过节除了红包还有礼物,平时什么YSL,TF,子弹头范思哲宝格丽应有尽有。


  总之她的梳妆台上面是最多奢侈品的,尽管她长得不算是宿舍里最美的。


  同一个宿舍里面其她女孩子都非常的嫉妒,觉得那个金主绝对是瞎了眼了,才会看上林嘉怡这么个女人,长得又不好看,而且身材也不怎么样。


  “我们先出去吧,在房间里面呆太久了,可能你爸妈会起疑心,我也不想在你爸爸妈妈面前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。


  ”王小帅说完这句话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林嘉怡点了点头,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。


  刚出去就撞见了把菜端出来的妙妙,王小帅用赤裸裸的眼神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妙妙,妙妙起初是背对着王小帅的,所以没有察觉,她转过头去便撞进了王小帅那一双不加掩饰的眼睛里。


  这双眼睛如同饿狼一般,仿佛要把自己吞吃入腹。


  妙妙吓了一跳,手里面的盘子差一点就摔了下来,还好她稳定住了心绪,想到了刚才在厨房里面荒唐的事情,当下便觉得一双眼睛不知道应该怎么放。


  还好王小帅也知道现在不应该做什么会暴露俩人关系的事情,因为他想将这两假母女都拿下来,虽然女儿差了一点火候,也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,但是看起来单纯好拿捏,而这一个未来丈母娘确实是人间尤物。


  他之前来这里的时候就是想要找到妙妙的,因为找不到妙妙才退而求次,没有想到缘分那么美妙,一眨眼(妈妈啊啊啊啊)的功夫就让他们两人又相遇了,一想到能够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,王小帅就觉得自己又躁动起来了。


  很快饭菜就上桌了,林嘉怡的爸爸叫做林友生。


  “小王,你们北方那边的人好像挺能喝酒,要不我们两喝一杯?你来这里多久了,会不会划拳?”林友生问道。


  王小帅听了之后点了点头,十分谦虚的说自己只会一点喝酒也喝得不太好。


  而王小帅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一直都是看向坐在林友生旁边的妙妙,妙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下来了,穿了一件比较居家的衣服,可能是担忧自己的巨大会露出来,造成不雅的效果,所以穿的非常的保守。


  平时在家里面她是不太喜欢穿内衣的,这一次却套上了。


  王小帅刚才在厨房里面调戏妙妙的时候就已经把该摸的都摸了,这会见妙妙换了这身衣服,看起来没有之前的那一套那么诱惑了,但他已经知道诱惑人的模样是什么样子的,所以一点都不在意。


  两个男人十分欢快的吃喝起来,友生哪里是王小帅的对手,一来二去竟然已经醉的开始说胡话了。


  林嘉怡看见自己的爸爸这个样子,于是站了起来,说要把爸爸带进房间里面休息一下,妙妙听了之后警铃大作,连忙的站起来对她说:“不用不用,你们两个先吃一会儿饭,这件事情我来做就行了,不用你们。


  ”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连忙的把老公架了起来,可是虽然林友生长得有点瘦,但是还是有重量的,而且喝醉了酒的人都是沉得很的,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把人从凳子上面拉起来,而且他还有些发酒疯胡乱动。


  王小帅看见发酒疯的林友生,便从位置上面站了起来,把人一把扶住,随后拖到了他们两个人的房间里面去,刚一进去就发现这屋子好像十分冷清,不像是温馨的小窝。


  妙妙站在旁边,目光之中有点担忧,王小帅瞧见妙妙眼中的担忧,心中忽然有些生气,不过他隐藏得很好,并没有发作出来,他往门外一看,瞧见林嘉怡并没有跟上来,他直接上前一步捏了一把妙妙的肥美。


  妙妙吓得差点惊叫出声,没有想到王小帅这个人竟然那么大胆,浑身上下的冷汗全冒出来了,只见她着急的朝自己老公的方向看过去,而床上躺着的林友生已经呼呼大睡了,根本察觉不到这边的情况。


  两个人出去接着吃饭,吃饭的时候饭桌上一声不吭,林嘉怡倒是屁颠屁颠的和妙妙说了不少的话,根本就没有发现王小帅这一边的一样,王小帅往嘴里面塞了几筷子菜,尝不出什么味道,但是一门心思都在刚刚捏了一下妙妙的手感上,觉得这样丰满的用来后入再好不过了。


  王小帅一边想着一边又觉得心痒难耐,竟然把手伸了下去,一把把妙妙的脚给捞了起来,妙妙惊呼了一声,林嘉怡有些疑惑开口问道:“妈,你这是怎么啦?”妙妙摇了摇头,说只是自己刚才想到了一些什么,有点大惊小怪了,林嘉怡听了之后不疑有他,继续吃着碗里面的饭,而王小帅一只手夹的菜,另外一只手则是握着他未来岳母那双细脚,因为天气太热了,所以她身上穿了一件阔腿裤,倒是很方便王小帅的手摸上去。


  
  • 75人参与,{最新文章评论数量}条评论
{文章评论列表}
{音乐代码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