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站长验证代码}
当前位置: 外汇交易网 > 外汇在线交易> 正文

asamiya athena hentai

asamiya athena hentai


想着张岚,不自觉得朝老李的那里伸出手去。


   而一直装睡的老李,透过眼睛缝看到这一幕,心里乐开了花,身体的反应越加强烈。


   正在这时,意乱情迷的张岚,轻轻的扇了自己一巴掌,暗道:自己这是怎么了,我不能对不起张三。


   于是她收回了伸出了手,站起身来。


   但是她心底的渴望却没有减退,于是她站起身来,往浴室走去。


   当张岚关上浴室门的时候,老李坐了起来,一脸的失望,张岚怎么就突然收手了呢。


   正在老李懊恼之际,卫生间里传来了一阵压抑的低吟声,老李立马精神了。


   难道说,张岚在卫生间里…… 于是,老李麻溜的爬了起来,走到卫生间门口。


   老李竟然发现卫生间的门,没有关严实,还有留了道缝,老李立马凑了上去。


   只见张岚坐在马桶上,双腿微张,一只手在胸前的雪白上来回捏弄着,另一只手早已经伸入了裙底…… 老李看的眼睛都直了,恨不得立马冲进去,跟她来场酣畅淋漓的战斗,但是他知道,除非他用强,不然不可能得到张岚,只能用手抓住自己的那东西,来回活动的。


   几分钟之后,突然,只见张岚抽搐了一下,满脸潮红,一个异味充斥着整个卫生间。


   老李嗅着这特殊的气味,身体的反应越加强烈了。


   老李知道张岚已经到了,倒是老李却还没有释放出来,但是老李知道,张岚快出来了,要是被她发现就不好了。


   于是,立马转身回去装睡。


  只是裸露的那东西,依旧是那么的狰狞。


   不一会儿,张岚收拾完毕,走出卫生间,一回来就看见老李的那东西。


   张岚刚刚稍微满足的身体,又开始透漏出了渴望,她知道她想要这东西!她想要用它填满自己…… 张岚的身体想要它,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,不可以这么做。


   她的脑中仿佛又两个小人,一个再说上吧没关系的,放纵一次吧,谁让张三满足不了她!另个声音说到,你是一名教师,怎么可以这么浪荡,你要有自己的底线,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老公。


   张岚直直的盯着老李的兄弟。


   暗道:我不碰它,我就看看总可以吧。


   张岚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,看着那东西,越看越喜欢,脸离老李的那东西越来越近,鼻息也越来越急促。


   装睡的老李,也感觉到了异样,那里好像有什么气体打在了上面。


   老李微微睁开眼,发现张岚蹲在地上,面色潮红的看着自己的那玩意,猩红的小嘴离自己那里只有一点点距离,炙热的鼻息都已经打在了那东西上面。


   看到这一幕,老李的反应越来强烈了,那里也大了几分。


   张岚看见老李的那东西又变大了,惊的小嘴都张开了。


   老李看见她那微张的小嘴,想到要是能把自己的那东西放进去,那该是多舒服。


   老李这念头一起,就在也克制不住了,看着张岚所在的位置,老李一个翻身,往前一挺。


   那东西直直的打在了张岚的嘴角,那瞬间柔软的触感,让老李打了一个哆嗦。


   而张岚也被这突然的一幕惊醒,羞红着脸,跑到一旁躺下了。


   老李懊恼无比,但是也知道没有机会了,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
   第二天一早,张岚早早的就起来了,看着熟睡的老李,已经老李因为早晨而起来的那里,俏脸微红,早早就去上班了。


   等老李醒来的时候,张岚早就不见了。


   之后的几天,张岚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样,一直躲着老李。


   直到有一天,张岚的表妹张凤突然搬家,张凤是张三的小姨子,比张岚小两岁,今年刚刚大学毕业,在刚找到工作,为了离公司近点,张凤重新租一套房子,张岚一时之间找不到人帮忙,就喊上了老李,去给她表妹搬东西。


   老李开上了他的面包车,带上了张岚,就去找张凤了。


   李叔好。


   第一次见她表妹,老李就被惊艳了,一米七的个头,身穿一件白色的小短裙,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,看起来楚楚动人。


   老李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,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。


   李叔,我脸上有东西吗?张凤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
   没,咱们赶紧搬家吧。


  老李害怕被张凤看出来了自己的窘迫,赶紧转移了话题。


   好的,李叔,今天谢谢你了。


   说完她就对老李弯腰鞠了一个躬,她弯腰的瞬间,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,张凤的那里跟张岚不相伯仲,同样美的令人窒息。


   老李看了一眼她的美胸,顿时一阵心跳加速。


   张岚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,老李也跟着收拾了起来。


  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,张凤同样如此,她的衣服,毛绒玩具数不胜,整个房间看上去杂乱不堪。


  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,老李突然在床底下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。


   蕾丝做成的丁字裤,在丁字裤的中间,还有一块斑驳的痕迹,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。


   啊! 张凤发现老李手中的底裤,立马花容失色。


   尖叫一声,就跑过来把底裤从老李的手里抢了过去。


   忘了洗了! 张凤的一张俏脸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,她慌忙底裤急忙藏在了身后。


   老李笑了一下,当做回应,就继续帮忙收拾东西了。


   忙活了一上午,才把张凤的东西收拾好,然后上车准备去新家。


   张岚坐在了车后排,张凤坐在副驾驶,老李开着车,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,结果来到了楼下,房东在不在家,一时半会回不来,无奈之下,她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。


   天气炎热,坐在车内,也没什么事干,没过一会儿,张岚和张凤都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
   因为老李没有开空调,不一会儿的时间,张凤和张岚就香汗淋漓了。


   张凤为了散热岔开了两条玉腿,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,她雪白的臀部,清晰可见。


   老李坐在驾驶位上,顿时一阵口干舌燥,扭头看了一眼,后排张岚已经睡的很香了。


   老李忍不住把她和张凤对比了起来,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,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,张岚显得更加成熟,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。


   张凤的身材跟张岚不相伯仲,但是身上多了一丝青春靓丽的味道。


   老李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,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。


   如果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拿下,也算是此生无憾了!老李暗自想道。


   就在这时,睡梦中的张凤娇躯失去平衡,缓缓的倒在了老李的怀里。


   老李抱住了张凤,只感觉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,以及一阵淡淡的香气从张凤的玉体上不断传来,没想到张岚表妹的身子这么软,还这么香,老李吞了口口水,暗暗想道。


   倒在老李怀里后,张凤依旧没有醒过来。


   昨晚,张凤玩到凌晨三四点才睡,现在她睡的很沉,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。


   老李抱着她,看着她没有一点反应,不由得胆子慢慢变大了起来,老李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,在她的臀部上摸了一把,张凤的臀部没有张岚的大,但,手感同样非常的棒。


   因为年轻,她臀部上的肌肤更加紧致,摸起来滑滑的,很舒服。


   睡梦中,张凤突然哼了一声,老李以为她醒了,吓得赶紧收回了手。


   结果,哼了一声后,张凤仍旧紧闭着双眼,老李放心了下来。


   老李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,对着她的臀部抚摸了起来。


   老李摸了一阵,觉得不过瘾,手指伸向了她那让人心驰神往的地方,在那里轻轻摩挲着。


   张凤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,脸色也变得潮红。


   老李顿了一下,发现张凤依然没有清醒过来,于是小心翼翼的,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,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。


   突然,张凤的玉体抽搐了一下,张凤动情了。


   老李乐了,这么敏感,以后自己得手的机会就更大了。


   老李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,突然,张凤的手机响了,吓得老李赶紧把手抽了回来。


   李凤瞬间从梦中惊醒,突然发现,自己竟然在老李的怀里趴着,一阵害羞。


   立马坐着了身子,接起电话来了。


   喂,您回来了是吗?好的,我现在就过去 电话是房东打来的,张凤接通了电话,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。


   张凤接完电话,然后羞红着脸对老李说道。


   抱歉啊,李叔,影响你休息了吧。


   没事。


  老李憨厚一笑,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
   张凤尴尬的回应了一下,然后去叫张岚起床。


   表姐,起来了,房东回来了。


   张岚醒过来之后,老李几个就开始搬东西了。


   张凤租的房子在5楼,而且是老式的筒子楼,根本没有电梯,老李跟张岚两个人帮她(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)搬完东西,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。


   李叔,表姐,我请你们吃饭吧! 看着时间也快到饭点了,老李帮张凤搬了这么多东西,张凤有些不好意思,于是提议说清老李他们吃饭 好啊,不过咱们去哪儿吃饭呢?张岚笑着问道。


   去云天酒店吧,请你们吃西餐张凤想了一下道。


   云天酒店?哪儿太贵了吧!云天酒店吃一顿饭怎么也得上千块,张岚有些不舍得。


   没事,今天你们帮了我这么大忙,我也不能小气啊!张凤大方的道。


   那我先去洗个澡!一身都是汗。


  张岚说道。


   我也去!张岚钻进浴室后,张凤也跟了进去关上了浴室门。


   臭丫头,你我洗澡你跟进来干嘛啊!浴室里传来了张岚的抱怨声。


   怕什么啊,我们小时候不都是一起洗澡的吗?张凤不以为然的说着。


   你啊,真是拿你没办法。


  张岚叹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
   接着,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。


   浴室是老式玻璃门,隔着玻璃门,老李可以清晰的看到,张岚和张凤两人的轮廓。


  张 岚和张凤都是人间极品,美的让人垂涎三尺。


   表姐,你的怎么看上去比我大了,让我摸摸。


  两人洗澡时,张凤突然发现,张岚的那两团,比以前大了不少,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。


   臭丫头,敢摸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张岚有些羞怒了。


   她嬉笑着,朝张凤的咯吱窝挠了过去。


   哎呀,表姐,痒死了,我投降,不要在摸我了。


   臭丫头,还敢不敢摸我了。


   表姐,你跟我说,你哪里突然别大,是不是姐夫帮你弄大的? 浴室内,张岚和张凤不停的嬉闹,老李在门外听着她们的打闹声,家伙都起反应了。


   隔着玻璃门,看着她们两人若隐若现的玉体,老李心中浮想联翩。


   他很想冲进去,把这里面的两人全都给享受了,但是老李还是忍住了。


   不过,老李感觉那里都快炸了。


   老李捏着那东西,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。


   突然老李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张岚和张凤丢在了阳台上的里衣。


   老李如获至宝,拿起来了她们的里衣,就把她们的里衣套在了那东西上,轻轻晃动了起来。


   这让老李兴奋不已,老李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一样,内心兴奋无比。


   几分钟后,老李一个哆嗦,终于释放了,将所有东西都留在了她两的里衣里面。


   得到满足后,老李才清醒过来,看着里衣上面斑驳的痕迹,有些慌了,赶忙找一张纸巾将里衣擦干净。


   然后,把里衣放回了原位。


   过了一阵,张岚和张凤才从浴室出来。


   然后两人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,张凤对老李笑着招呼道:李叔,走吧! 老李点了点头,便跟着她们一起朝门外走去。


  坐上了面包车,老李载着她们朝云天酒店驶去。


   云天酒店是全市最大的西餐厅,价格昂贵,张凤今天请老李和张岚吃饭,确实下了血本的。


   老李几人刚刚走进餐厅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,所有的男人都被张岚跟张凤吸引了目光,老李则有些高兴,吸引他们的张岚张凤两姐妹,都被他占了便宜。


   老李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,他们开始点东西了。


   表妹,点了这么多东西啊,我们吃不完的。


  张岚说道。


   好不容易请你和李叔吃一次饭,一定要吃开心了才行张凤坚持道。


   通过点菜,老李能感觉的出来张凤是个热情大方的姑娘 虽然是姐妹,但是,张岚更加温柔,更加细心,她们姐妹俩的性格差距挺大的。


  饭吃到一半,突然间,有一个身上纹着刺青的壮汉来找张岚和张凤要联系方式。


  张岚和张凤不愿意给他,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大,壮汉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,他抓住了张凤的玉臂,死活不松手,张凤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。


   给我松开手!关键时刻,老李站了起来,一声怒喊。


   你TM谁啊?给老子滚蛋?壮汉看了老李一眼,眼神中充满了轻蔑。


   哼!找死!老李冷冰冰的说道,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动手了。


   老李一把抓住了壮汉的胳膊,用力一掰! 啊!松手,快松手啊,手要断了,断了啊!壮汉歇斯底里的惨叫了起来。


   还要嚣不嚣张了?老李笑着问道。


   我错了!大爷,你快松手啊,胳膊真的要断了!壮汉求饶道。


   给我滚!在让我看见你,我打死你。


  老李暴喝一声,就松开了手。


   壮汉甩了甩手,立马跑了。


   李叔,您可真是老当益壮,一下就把小混混打跑了!张凤有些崇拜的道。


   还是老子,要是放在以前,对付这种人的,我一个人打十个都是轻轻松松的老李笑着说道。


   李叔最厉害了,我敬您一杯!张凤笑着举起了酒杯。


   我一会还要开车。


  老李委婉的拒绝道。


   那就喝以水代酒!张凤笑着,递了过来一杯水。


   老李笑着接过水,喝了一口。


   吃过饭之后几人也没干啥,老李先把张凤送回了家,然后带着张岚回了家。


   不过,离开前张凤主动加了老李的微信。


   回家后,生活再次陷入了平静之中,张岚依旧每天上班,下班。


   张三出差的日期再次后退了好多天,张岚对他有些不满。


   但张岚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,她知道张三的事业正在关键的时候,她身为贤内助,必须支持丈夫的事业。


   又过了几天,突然下了一场小雨,气候变得凉爽了不少,张岚又穿上了她心爱的紧身牛仔裤。


   她每天上班,下班的时候,她丰满的玉臀在老李面前晃来晃去的,每次都把老李看得心猿意马。


   一天张岚很晚才下班回来。


   回家后,她脸色有些难受的回到了卧室。


   老李知道张岚的身体不太舒服。


   老李在厨房熬了一碗乌鸡汤,端着给张岚送了过去。


   张岚躺在卧室的席梦思上,她的紧身牛仔裤已经脱了,她上身穿了一件清凉的小背心,下身穿了一件只能到大腿根的短裤,她正躺在床上玩手机。


   房东,你怎么进来了? 见老李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,张岚下意识的说道。


   张岚,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,来,我给你熬了一碗乌鸡汤,暖暖身子。


   老李笑着把乌鸡汤递了过去 完事之后,那人立刻就停止了动作,然后就不见了声响,李洁还没有反应过来,公交车内一片亮堂。


  出隧道了!李洁连忙整理好衣衫,低下头,却发现那老头拿着手机在李洁眼前晃悠着,干涸的嘴巴咄着手指。


  李洁一抹,顿时发现衣服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一样……李洁目光转移到老头一直在他面前晃悠的手机,心想难不成他拍照了?!“什么味道啊?”这时周围一个人忽然捂着鼻子说道,李洁一愣,看向地面,已经多了一滩水,一股清新的味道从地面升腾起来。


  李洁周围没有位置,只能往老头那边靠了靠,以此摆脱那摊散发着羞耻气息的印记。


  “小姑娘……跟你男朋友挺好啊?”那老头见到李洁朝他靠近,顿时满脸褶子堆在一起,活像一朵绽放的菊花,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,咧着嘴说道。


  李洁一愣,然后连忙看了看自己的身后,那人早已不见,然后转过头,辩解说道:“那人不是我的男朋友……”李洁最后语塞,说不出话,这种话她怎么说得出来。


  那老头听到李洁说的话,眼睛顿时睁大,“不是男朋友?难不成你……”李洁眉头紧皱,顿时后悔不已,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,为什么要辩解,这么一说,不更加显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?“你想不想知道手机里面有没有刚才你们两个人的照片?”老头再次晃悠了一下手中的手机。


  李洁彻底慌了,如果那种照片流传出去了,她真的可以不用活了。


  “前面到站,跟我下去,要不然我就把照片给别人!”老头满脸邪恶。


  李洁不敢不答应,她只能点点头。


  中间那一段车程是全段车程唯一没有站牌的路程,因为太过于地理位置不好,也没有什么居民楼,所以之前就没有设置站牌。


  李洁和那老头下了车,载满了压力的公交车再度驶向市区,除了他们两个,没人在这偏僻的地方下车。


  这里没有建筑,只有树影疏密的山坡,老头下了车也不顾及什么,拉着李洁就钻进了山中。


  在离公路五十多米的山坡上,那老头迫不及待。


  李洁扭捏着身子,眉头紧皱。


  “随便一个陌生人都可以!还在这装什么?”那老头挺着瘦弱的身躯,喘着粗气,露出大黄牙说着不堪的话。


  没几分钟,那老头就泄了劲。


  李洁趴着还没反应过来,就在这时,几声拍照声响起,李洁回头一看,就瞧见那老头拿着手机拍照,李洁瞪大了眼睛。


  “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在隧道里面能拍照吧?不过现在,我手上才是真正的有你照片!哈哈!”老人用力的抓了李洁身子一下,然后摆弄着手上的手机,快门声不断响起……李洁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,整个人的自尊像是被人踩在脚下碾压,一股怒气从脚底冲上脑门。


  李洁站起身,一把躲过那手机,然后狠狠的朝着老头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巴掌!李洁整理好衣服,从始至终那老头一动未动,像是被打傻了一样。


  这一刻,李洁感受到强烈的自尊!一个女人的自尊!李洁走下了公路,搭上了下一辆公交车,现在已经过去了早高峰,所以空位很多。


  迟到肯定是迟到了,李洁紧张的心态反倒是放松了下来,她坐在座位上,看着还没锁屏的手机,图库里面一张张图片,李洁捂着嘴,一股难言的委屈涌上心头。


  眼眶通红,带着咸湿的泪,李洁亲手删除了每一张照片。


  她捂着嘴巴,看着窗外,心里一阵难受。


  下了车,李洁的心态才算好了一些,之前的她真的是崩溃了,她从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那么懦弱,对,这一(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)切都是因为她的懦弱而发生的!如果当时的她强硬一点,或者聪明一点,就不会上了那老头子的当。


  李洁调整好心态,然后进入了公司,刚到公司,跟员工打了一声招呼,她就被李昊叫进了办公室。


  这一次,李洁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前,没有再进去半步。


  李昊还是那么的英俊,但是那英俊的脸庞上却带着阴翳的神色。


  李昊朝着李洁走来,一把把门关上,然后和李洁面对面。


  “昨天那个男人是谁?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住的地方?”李昊的声音压的很低,像一只呲牙咧嘴的公狼。


  李洁心有些慌,喉咙动了动,说道:“他是我的房东……”听到李洁的解释,李昊那张阴沉的脸瞬间多云转晴,嘴角挑起一个迷人的笑容,他用那双白皙修长的手,帮李洁整理本就规整的衣服。


  “公司觉得我业绩好,决定给我提拔一个秘书协助我,底薪一万五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?”说着说着,那双手就放在了李洁的身上,很温柔的抚摸着,一点没有前天那模样,现在完全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。


  一万五……李洁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,李昊虽然没有说明,但是傻子也能听得出来,这是要做其他事情……“我考虑考虑……”李洁之前还决定做一个有底线的女人,可是面前突然间出现一块大蛋糕,只需要抛弃底线就可以获得,她陷入了两难的境界。


  听到李洁的回答,李昊眼前一亮,再度靠近了李洁,手伸了出来……李洁当即就打断了李昊的动作,退到一侧,说道:“我说了,我会考虑的,李经理。


  ”李洁把李经理三个字咬的特别重,随后就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
  李洁回到座位上,摸了摸自己的脸蛋,还是有些发烫,回想这一天,实在是太过于荒诞了!她对公交车都快有心理阴影了!“李姐,你怎么了?看你很憔悴的样子?”这时一个声音在李洁耳边响起。


  李洁被吓了一跳,一抬头,就看见柳依依那张笑眯眯的脸,李洁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。


  ”“李洁!原来我丢了好几天的戒指是你偷的!?”李洁刚低下头,一旁的柳依依顿时就大声叫了起来,整个办公区域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,李洁看向柳依依,一脸茫然加惊怒。


  “什么戒指?”李洁看着变脸飞快的柳依依,惊疑不定。


  柳依依从李洁的文件夹里面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,然后举得高高的说道:“你不用狡辩了!证据确凿!”“干什们?上班时间!”就在这时,又有一个人插了进来,李洁看去,居然是刘宽!她感受到了阴谋的味道。


  “刘经理,李洁偷我的戒指!好几千块钱呢!”柳依依满脸委屈的走到刘宽的身边,声音那叫一个柔。


  刘宽顿时看向李洁,上下打量了一下,眼中闪过一丝火热,然后十分惊讶的说道:“什么?偷东西?作为咱们企业的员工!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企业的形象么?像你这种有损企业形象的害群之马,我就应该直接把你给开除了!不过么……”刘宽给李洁抛过来一个莫名的眼神,刚刚被李昊给提示过的李洁哪里看不懂,这意思就是让她去抛弃底线,然后挽留这个职位。


  

上一篇
高橋 聖子

下一篇
瑞樹 らら

  • 32人参与,{最新文章评论数量}条评论
{文章评论列表}
{音乐代码}